從國家教育體系布局碰撞教材圖書的出版和轉型

2017-01-06 10:20:05  來源:總編辦公室  編輯:社網站  瀏覽:2137


  教育教材類圖書的出版在出版社乃至出版業中都占據著重要的地位,可以說,教材是多數出版社教育出版的主要組成部分。然而,近些年來,由于中小學、高職或大學在校生人口逐漸減少,以及大眾出版的持續增長,教材出版的總印數、總印張、總定價三要素占整個圖書出版整體的比重呈現出下降趨勢。

  因此,單一的品種,單一的內涵,單一的覆蓋面,形成了出版業教材發展的瓶頸。遙想當年,出版社圖書的出版趨之若鶩,排隊幾公里只為了搶購一本圖書,教材的出版更是從本科,延伸到高職、???,甚至在近幾年又延伸到了特殊人群。比如,中國輕工業出版社早在五年前,就已經涉足特教教材的出版,還比如,人教社從2014年也開始成立特教教材分社。為什么教材領域的出版如此重視特教呢,還是跟國家教育體系的布局有關。因此,只有從國家教育體系的布局入手,才能更好地實現出版社教材圖書的出版和轉型。

  那么,國家教育體系現今是如何布局的呢,無外乎終身教育體系,社區教育體系和遠程教育體系。2016年李克強總理就提出了“加快推進遠程教育”,體現網絡時代的快捷、低費和靈活。先說說終身教育體系,終身教育體系的構建和完備是2020年我國要實現的五大具體戰略目標之一,不但是對國家發展終身教育事業的新戰略部署,更是滿足社會和市場需求,以及成年個人對繼續教育日益增加的需求,終身教育體系直接影響著職場人的未來職業發展方向。再說說社區教育體系,社區教育是增強社區服務功能,提高居民生活水平,維護基層安定和諧,促進城鄉一體化發展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重要任務的重要載體。我國已經開通了“中國社區教育網”,構建了全國性社區網絡教育平臺,正在加快社區教育網絡學習資源信息化平臺的建設,社區教育體系是構建全民終身教育系統,最終全面提升全民素養,構建具有中國特色學習型社會的基石。最后說說遠程教育體系,遠程教育體現出了促進教育公平、節約時間費用、便于專業分工、適合在職學習等特點,可促使優質資源的效應最大化,具有便捷、低費和靈活的特點。我國的遠程教育已經發展了近20年,形成了機構健全,設施完備,主體多元,供給充分的新體系。由此看來,未來教育的圖書出版,必然要向終身教育體系,社區教育體系和遠程教育體系發展。

  由此再回歸到教材出版,當一個出版社從年出書1億碼洋,躍升到1.8億或2億碼洋,或再躍升到2.5億或3億碼洋,依靠的是什么呢,不可能是單品種的頻繁重印,也不可能是單渠道的新書疊加,因為,暢銷書的標準已從銷售一百萬冊,降到了十萬冊,甚至降到了三萬冊。無節制的頻繁重印勢必產生過剩。而單渠道的新書疊加最終結果也是自身出版的新書頂替了自家的老書。所以,碼洋的躍升,是建立在圖書版塊細分的基礎之上,而單一的版塊,是不可能實現碼洋躍升的,因此,要想提升碼洋,必然要增加細分版塊。由此可見,在國家大力倡導終身教育體系,社區教育體系和遠程教育體系時,將三個版塊有機融入出版社的現有板塊中,才是提升品質,打開銷路,才是提升出版社整體質量的關鍵。

  然而,又有一個問題出現了,終身教育,社區教育和遠程教育,都是在依靠互聯網,依靠信息化,跟紙質圖書關系不大呀。如何破解傳統紙質圖書和新型電子圖書的融合,可謂是迫在眉睫。就連馬云也在2016年大呼,要發展線上線下消費場景融合的“新零售”模式。因為線上或線下的單一模式都活得不好,只有在一起才能活得很好。而出版社作為傳統線下產業的代表,線下模式已經輕車熟路,關鍵就在于如何拓展線上,如何融合線上?,F有方式一般就是將已出版的線下圖書,通過電子化,轉變為線上圖書,這一模式是眾多出版人常用的方式,但其缺少設計和加工,往往不適應線上需求,因此,傳統出版圖書與線上融合,應該先以搭建平臺為基礎,通過移動終端,制造企業PPT,或微信圈,并應將傳統紙業圖書內容,經過打磨加工,重新設計成適宜線上使用的新內容,簡單的照搬照抄和直接轉化電子版,早已不能適應消費者挑剔的新型消費需求了。
                                                                                                                                                   (文/車玉龍)


免费黄色网站在线观看